room

【黑灰化肥】白雪门

嘿嘿……嘿嘿……🤤 砂糖時計: *之前的一个摸鱼短打,还的是去年 @竹喧 生贺的债,发这里进行一个存 *黑泽生越(黑道干部)X灰川千鹤(仕立屋学徒),是竹哥家的跑团OC在某鸽了的企划里的设定,去年给她的生贺赠图(P1)里的故事 *这脑瘫CP名是我替她取的 - 十二月的最后一周已经很冷了,但男人却只穿了一件黑色的长风衣。他站在小木门前,看着刻了“青木”的吴服屋门牌上积了一层薄薄的雪。 老旧的木门被推开时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就像生怕里头的人不知道似的。 “欢迎光临。”灰川千鹤放下手头的和服抬起头,接着他的眼睛亮了起来:“黑泽先生!” “早上好。”黑泽生越说道。他并不知道青年叫他来店里做什么,只是他的这位邻居前些日子在他回家时问了一句最近有没有时间过来,他就在今天尽力提前完成组里所有的工作来了。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早上好!黑泽先生想喝什么?”今天只有灰川千鹤一人看店,他兴奋地跑到柜台后面,开始摆弄一大堆杯杯罐罐和咖啡仪器。 男人给出了一贯的回答:“都可以。”接着,他看到柜台上还是摆着一杯喝了一半的香草拿铁,用很可爱的青绿色小瓷杯装着,估计青年又是泡好以后沉迷工作,所以都快彻底凉掉了。上面的拉花图案非常诡异,灰川千鹤最近沉迷于钻研此道,还有杂七杂八的厨艺。还好话题没有转移到这个所谓的玫瑰花图案上,因为黑泽以为那是一只奶油小狗之类的。 “那就还是美式好吗?”灰川千鹤高兴地把开水冲进咖啡粉里,尽管他根本没抬头看。按照刚刚成年的大学生的刻板印象来说,像黑泽这么酷的成年人喝的应该也是酷酷的苦咖啡。然而黑泽生越其实并没有什么口腹之欲,他向来只喝水,硬要说的话,组里泡的大麦茶他也会喝。 热咖啡很快就冲好了。黑泽喝了一口,很正常的苦味。灰川第一次给他冲的美式酸得过分,他当时喝的时候肯定忍不住皱眉了,他也知道灰川一定看到了。 男人拿着咖啡慢慢地抿,却并不问青年叫他过来做什么,反正对方到最后憋不住都会说的。果然,灰川惴惴不安地看着他喝了好久咖啡,接着有些小心翼翼地开口:“黑泽先生,你能来里面的房间吗?我有件东西想让你看一眼。” 黑泽又抿了一口,放下杯子:“好。” 灰川于是领着黑泽进了店里的门后面,走过一条短短的走廊。走廊散发着木头老旧的味道,一旁的房间里放着许多布料和成衣。他走到那扇门前时才发现黑泽实在是太高了。灰川千鹤原本想从身后蒙住男人的眼睛,就像小时候过生日时妈妈每次给他打开蛋糕盒前做的那样,可他就算踮起脚也几乎够不到对方的眼睛,再说这个动作似乎以他们两人现在的关系而言也有些过于冒犯了,于是青年只好说道:“黑泽先生,麻烦你闭上眼哦,是惊喜!” “嗯。”灰川看着男人顺从地闭上眼睛,便一下子把门拉开:“锵锵锵!” 于是男人一睁开眼,看到的就是一个几乎和自己一样高的人台,上面是一整套精致的男士和服。羽织和角带都是深沉的暗色,内里的襦绊则是优雅却不过分高调的金褐色,很像青年眼睛的颜色。看得出来用料十分考究,而黑泽也清楚这家店里的和服必然都是出自灰川家之手。 “我不知道黑泽先生会不会喜欢……”青年不安地搓了搓手,有些局促:“毕竟黑泽先生好像从来都只穿黑西服,我都没有看过你穿别的衣服……”他甚至连对方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毕竟黑泽生越实在是太神秘了,而且沉默寡言,关于他的大部分事情灰川都得靠猜。 所以几个月前,青年声称有位体型和自己相近的客户要做和服,所以借他量一下可能是在撒谎,黑泽几乎立马就反应过来。但他随即就开始思考第二件事:自从加入高桥组再搬过来后,自己为这位新邻居做过什么?好像有一次是帮他把一只跳上围墙的流浪猫给抱了下来,还有一次是青年起晚了,去大学即将迟到,于是他开着组里的车顺路把他送了过去,其余应该就没有了。至于管理治安和顺手教训附近这一代的小混混什么的,这好像不在男人的考虑范围内。当然,他更倾向于那是指导。 权衡一番后,黑泽还是说道:“谢谢。”紧接着就补上了一句:“需要我付多少钱?”甚至于更体贴地补充道:“要现金还是刷卡?” “不,不用了啦!”灰川完全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被吓得直摆手:“妈妈说我的手艺还是半吊子,现在拿出来卖的话简直丢青木的脸……”然后又有些隐隐的低落:“……再说他们也觉得我想做的风格根本不入流,虽然这件我当然是完全按照传统制式来做的,毕竟每个人的衣柜里还是必须要有一件正式和服……”青年就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而男人就只是站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灰川千鹤接着非常认真地看着男人,笑了起来:“等以后正式继承了青木,到时候如果黑泽先生还想买的话,我会考虑收钱的啦。” “好。”黑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是对青年有一些额外的纵容,明明在他自己的认知里,他们俩不过就是说过一些话的普通邻居。 “就是,就是……”灰川千鹤有些结巴,他感到自己的脸有些隐隐发烫:“如果黑泽先生尝试过以后也能喜欢上和服就好了……” “然后,就是……”他努力地咽了口唾沫,接着鼓起勇气大声说道:“要不要下周一起去新年参拜?” - 元日一早就开始下雪了,但并不影响来神社参拜的人流络绎不绝。灰川千鹤站在参道前的鸟居旁,紧张地观察着来往的人群,尽管他心里明白黑泽生越从来没有失约过。 灰川千鹤也着一件白色的和服,但是里面融合了许多他本人的设计,脖子上套了一条仿狐狸毛白毛领。这件和服他做了接近半年了,设计图前后大改好几次,小改就更不用数了,才终于做到差强人意。和服上的纹路都是灰川亲手缝的,所以省了不少布料钱,只有暗色的羽织用的是黑泽那件羽织的同一系列布匹,非常昂贵,几乎花光了他所有的零花钱,尽管这也算是他在自己家店里堂堂正正挣来的。 反正黑泽先生也看不出来……他心想着,下一秒看见人群中熟悉的身影,又喜上眉梢: “黑泽先生!这里这里!”灰川拼命地挥手,等到对方走到自己面前才说道:“早上好,还有新年好!“ 黑泽生越穿着那天带回去的和服,看起来十分利落:“新年好。”男人十分认真地向他问候,甚至于鞠了一个过于标准的躬,引得周围的人纷纷侧目。尽管灰川千鹤早就习惯了黑泽生越平日不论做什么都过分严肃的态度,还是被这阵势吓了一大跳。 他只好赶紧岔开话题:“黑泽先生也很适合穿和服呢,厚度应该可以吧?不会冷吧?” 黑泽生越看着他摇摇头,开口说道,“和服很好看,穿着也很舒服。”接着顺手轻轻地扫掉了青年黑发上的一点冰碴子。灰川小小地抖了一下,知道男人后半句指的是他穿着和服的感受,却没弄明白前半句说的是自己还是自己做给他的和服,但他又不好意思开口问,只好红着脸照单全收:“谢谢……” 两人沿着长长的参道向山上望去,最尽头赤红色的神社门上已经新年第一日的白雪。 “那我们走吧?” “好。” 这倒是个很大且正式的神社,所以很多人还会遵照礼节参拜。进神社前净手时灰川脱了手套,结果被凉水冰得嗷嗷直叫。神社前排了很长的队伍,他们也乖乖地排到队伍末尾。黑泽看着前面一个抱着女儿的母亲,开口问道:“你的父母呢?” 灰川还在拼命地对着被冰到的手哈气,他顺口答道:“他们因为工作的事去关东了,神奈川那边,说这几天刚好在那边玩一下,就不回来了。” 黑泽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他看了一眼青年通红的指尖,有一丝微微的无措,却知道自己并不能做什么,只好收回目光。 接下来也就没什么话题了,还好周围热闹非凡,加上队伍排得还算快,这无言的氛围并没有持续太久。 他们一起站到了赛钱箱前。先前一起的人大多都是一起摇铃的,于是他们也一起牵住了绳子摇了摇。两人的身高差距有点大,男人握绳的位置比青年高了不少,可灰川的心仍砰砰跳着:黑泽的力气不小,他感觉麻绳在晃,可其实那都是黑泽在摇,他几乎只是把还有些冻僵的手挂在上面,没怎么使力。 灰川从自己绣着猫咪的荷包里拿出一枚100元硬币,那是他好久之前自己练手绣的。而他转头去看黑泽时,发现对方手里拿着的是500元硬币。似乎是察觉到青年的视线,黑泽也转回头,晃了晃硬币示意是否需要交换。 灰川轻轻地摇了摇头,很小声地说了一句:“不用啦。” 他们把钱投进赛钱箱里,硬币落进木桶中的钱堆里,发出两声错落的脆响。接着二人齐齐一拍手,鞠了两个躬,再拍两下。 灰川紧紧地闭着眼,他是等到开始祈愿时才会思考自己应该许什么愿望的类型,每年都这样。是不是应该祈祷自己的技术早点进步呢?但是学生排在第一位的话果然还是成绩吧?不过店里有更多客人挣更多钱也不错……啊,可是神明大人应该也很忙吧,愿望太多了的话肯定会生气的。 所以果然,他今年许的愿望一如既往,还是希望家人和朋友都身体健康。但是今年他的朋友是不是多了一个人呢? 灰川睁开眼睛,发现黑泽在旁边看着他,似乎早就许完愿了,只是一直等着他结束刚才一长段胡思乱想,虽然灰川也不太确定这样的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愿望呢? “走吧。”他心满意足地说,于是二人离开了神社。 其实这样已经可以结束了,但是根据灰川的理论,来到神社参拜却没有抽签的人生是不完整的,于是他们又排队花钱抽了两签。 青年站在路旁,表情像吃了一颗酸柿子一样拧成一团。他万分谨慎地拆开签,就好像这样他的签能变好似的。他连手指都在微微发抖,最后还是唰地一下拉开了签纸:“啊,末吉……!”灰川的声音有些失落:“虽然没抽到凶是很好啦,但是抽到这么微妙的末吉总感觉还不如抽到凶……” 黑泽面无表情地打开自己的签,看了一眼,接着递到青年眼前:“那需要换成我的吗?” 灰川一看,发现是一张中吉,立马说道:“我有末吉也够用了啦!再说这是自己的签啊,交换了也没有用的。”他叉着腰,装出一副教训的口吻:”黑泽先生要自己好好收着啊,中吉明明超级好的!” 黑泽当然不至于不清楚这种简单的传统,青年早该在刚才他做对了繁复的拜礼时就该发现的,毕竟在高桥组里多的是迷信这些传统的人。只是现在黑泽正在尝试理解总是随心所欲的灰川偶尔突发的奇怪的想法和执着,于是他说道:“是,那我会自行保管的。” “好了!我们回去吧!啊,黑泽先生接下来有没有事呀?要不要来我家吃小豆年糕汤?我昨天买了太多了,结果只做了一半根本吃不完啊!”青年又像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用拳头一敲掌心:“对了,蜜柑也有哦!” “我没有事,”男人破天荒地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嘿嘿,包在我身上!” 等到他们往回走时,神社入口的门上已经盖满了厚厚一层崭新的白雪。 完 你妈,管杀不管埋的INFP人,我ESFJ杀了你(?一大堆我自己脑补的设定,OOC了孩子他亲妈爱管不管 个人理解的灰川:和孩子亲妈一样的INFP,黑泽:比起孩子他老公更像孩子他爸的ISTJ